主页 > POS机百科 >

拉卡拉超级盾套现(拉卡拉超级盾网上营业厅)

作者: 立刷POS机官网 分类: POS机百科 发布时间: 2022-11-04 11:19
免费申请POS机【包邮到家】
免费领取POS机【包邮】
微信号: qcqpos

增长受困?拉卡拉的中场战事

几经失败,今年4月,拉卡拉终于实现了A股梦想,勇敢地交出了桂冠的第一股。

当时,在上市答谢宴上,孙陶然将“志存高远”和“坚持创新”的辞藻定义为拉卡拉成功的两个内在原因。如今,这家老牌支付公司也在践行自己的远大抱负。

6月17日,拉卡拉发布公告称,公司、联想控股、鼎培证券拟出资15亿元发起设立联信证券。其中,联想控股和鼎培证券分别持股51%和25%,拉卡拉持股24%。

事实上,除了证券业务,拉卡拉自2022年首次获得央行支付牌照以来,已逐步布局包括线上小贷、众筹、资产管理、征信、贷超额、第三方支付等多项业务。党付款。

但正如孙陶然所说,上市只是拉卡拉支付,其中不包括隐藏在拉卡拉支付背后的金融帝国。

增长受困?拉卡拉的中场战事

在这个金融帝国的背后,拉卡拉的快与慢、明与暗的矛盾交织在一起,而矛盾的中心则是毛利下滑、增长受困的现实困境。

01 拉卡拉的快与慢

看招股书,不得不惊叹拉卡拉迭代的“速度”。

自2005年以来的14年里,虽然拉卡拉一直在从事第三方支付等相关业务,但这并不能掩盖其在支付领域的频繁变化。

从最初的便捷支付终端,到银行卡收单业务,再到2B企业收单业务。拉卡拉主动换道,反映了该领域竞争日趋激烈。

事实上,在穿越最初的舒适区,进入移动支付时代后,拉卡拉逐渐成为支付宝和财付通的“配角”,陷入了生存的尴尬境地。

数据显示,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收入占比从2022年的5.16%下降到2022年的1.9%。相应地,2B企业获取业务收入的占比也从4<@上升2016年9.58%至2018年8<@9.29%,成为拉卡拉的核心支柱产业。

一增一减,是拉卡拉的被动生存。在全国200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中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个人支付业务的90%以上。拉卡拉转向B端企业收购业务已经上线,不得不发。

企业收单业务,即POS机刷卡手续费的相关部分。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底,拉卡拉收单业务的POS机和二维码受理产品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户,交易金额超过3.65万亿元。相比之下,拉卡拉2022年的个人支付交易额仅为2800亿元。

与个人业务市场不同,B端市场更具可复制性。拉卡拉依靠线下商家的积累和店铺量的快速提升,在激烈的支付市场中分得一杯羹。

不可否认,“快”二字是拉卡拉成功的秘诀。但同时,拉卡拉是“慢”的。

上市14年,在互联网科技公司往往上市数年之际,这并不快。

即便在上市之后,大部分用户对拉卡拉的了解还停留在了线下的“POS刷卡机”上。“上市不会改变拉卡拉作为一家老牌支付公司、重营销、轻科技的现实,让它更像是一家金融机构,但科技基因很少。” 一位接近拉卡拉的法轮功学员说。#p#分页标题#e#

更重要的是,拉卡拉的缓慢体现在长期的低研发投入上。

2022年,拉卡拉的研发费用仅为2.73亿元,约占营收的4.8%,营收占比创3年新低。同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72%,达到11.6亿元,约占总收入的20.4%。

更有趣的是,在仅有的2.73亿元研发费用中,外包开发费用同比增长65%至8784万元,占研发费用总额的30% .

业内人士指出,拉卡拉的研发投入一直很低。在有限的投资中,拉卡拉并没有把成本花在自身的技术改进和优秀的员工上。外包成本的增加并不能从根本上提升拉卡拉的技术研发能力。.

具体来看,2022年,香港上市公司汇富总市值不到50亿元,远低于拉卡拉超过200亿元的市值。不过,汇富2022年财报显示,其研发支出达到2.3亿元,占其总收入的7.1%。

情况确实如此。作为一家老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,拉卡拉一直把精力放在业务调整和营销上,根本没时间操心。

拉卡拉超级盾套现_拉卡拉超级盾网上营业厅_拉卡拉超级盾电脑刷

技术研发投入不足,也让整个拉卡拉品牌贴上了“慢”的标签。

02 拉卡拉的光明与黑暗

上市是拉卡拉追求的梦想和荣耀。

增长受困?拉卡拉的中场战事

2022年,随着互联网金融概念的不断普及,拉卡拉也竖起了上市大旗。

据悉,拉卡拉最初希望将公司纳入上市公司(西藏旅游)架构,直接完成借壳上市。2022年2月,西藏旅游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以110亿元的价格收购拉卡拉100%的股权,但最终的上市计划因监管政策变化而流产。

然而,在上市失败后,拉卡拉很快做出了更勇敢的尝试,将公司拆分为两大板块: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融服务。

在2022年招股书中,拉卡拉重点剥离了增值金融业务,最终上市主体拉卡拉支付的业务范围变成了银行卡收单、互联网支付、预付卡受理等纯支付业务。

剥离增值金融业务,不仅减少了高风险敏感领域,而且实现了扭亏为盈,可谓一石二鸟。然而,就在拉卡拉还沾沾自喜,打算再次上市时,却因申请文件不完整而意外失败。

后来的故事是,2022年,拉卡拉终于上市,被称为A股“第一股买单”。

但在荣耀的背后,却出现了阴霾。

拉卡拉支付的上市并不能掩盖其业务中的诸多问题。

在21CN聚投诉上,关于拉卡拉恶意扣费和高额利息收费的投诉多达数百条。郭先生7月3日投诉,“2022年12月29日,我在无忧虾米申请7天贷款2500元,2022年1月4日还款3250元,被拉卡拉扣留,利息超过国家层面的规定。截至目前,趣视财经尚未联系郭先生,但“拉卡拉扣留高额资金”等投诉不少。

据业内人士分析,从最初的“POS套现”传闻,到频频卷入各种“金融借贷/支付纠纷”,这些都已成为拉卡拉无法抹去的阴影。#p#分页标题#e#

但拉卡拉支付是整个拉卡拉帝国的“荣耀”,在这座帝国大厦的背后隐藏着更多的“黑暗面”。

除了支付业务,拉卡拉还专注于金融领域的多个业务板块,包括在线小额贷款、信贷、众筹、资产管理、征信、基金代销、保险代销、融资租赁等。从拉卡拉金融官网不难看出,信贷业务是个“大头”,拉卡拉金融官方显示已服务千万级用户。这包括个人用户的“易分期”、个体工商户的“经营性贷款”和按揭贷款。

至于易分期只有一款产品,在21CN居的投诉中,用户主要集中在斩首利息、高利贷、霸王条款、暴力催收等方面。

近日,曾先生抱怨:“曾在义分期借了42000元,但实际只收了36964.2元,还有5035.8元(保证金),平台最初是这么说的可以用来抵扣分期还款,但最后被告知不能抵扣或退还。”

另一位易先生抱怨道,“2022年10月20日,我向拉卡拉依分期借了7.5万元,但只收到了6.0855万元,这是典型的斩首套路。”

知情人士分析,易分期等超额借贷业务是很多P2P平台赖以生存的“暴利”领域,砍头利息、暴力催收等现象屡见不鲜。

03 毛利下滑,增长受困?

就在拉卡拉在B端收单业务狂奔之际,不难发现其毛利在逐年下降。2022年至2022年,拉卡拉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2.23%、55.40%和44.85%。

同时,2B企业收单业务收入占比从2022年的4<@9.58%上升到2018年的8<@9.29%。业内人士指出,收单业务的手续费占比是固定的,收入占比极高,是拉低毛利的关键。

事实上,为了筹划上市,2022年第四季度,拉卡拉剥离了北京拉卡拉小贷、考拉众筹、拉卡拉科技、深圳中盈、昆仑天地等10家主要从事增值业务的控股公司。金融业务。控股子公司。“正是大量增值金融业务板块(高毛利)的剥离,导致了拉卡拉的毛利大幅下滑。”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趣智财经。

站在“毛利”下降与增长停滞的交汇点,拉卡拉上市后进入了新的战场,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尤为紧迫。监管趋严,类似P2P的业务问题频发,孙陶然选择进入证券行业是少数之一。

就像过去的迭代支付业务一样,现在,拉卡拉要突围证券了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